【假面骑士】始剑合集
满院广寒枝_【假面骑士】始剑合集
相川始和剑崎一真花式打炮 可能存在大量剑崎一真单性转,因为剑妹是非常非常可爱的 会放自己约的稿件
废物美人受难的七宗罪 【无限流/双性】
葡萄椰果冻冻废物美人受难的七宗罪 【无限流/双性】
白珞没智商没武力,废物的他怎么能在恐怖凶残的无限流世界里存活? 靠脸吗?不,不止脸,还有屁股和腿间的花穴。 贪婪: 洞穴里不止有各种金银财宝,还有数不尽的尸骨 被龙攻用两根巨龙玩透的美人 色欲: 海上的研究队捕获了一只蛟人,返航的途中却陷入迷雾 被蛟人攻肏到产卵的美人 懒惰: 酒店里的旅客们感觉越发不想出门游玩了 被幽灵攻无时不刻弄湿双穴的美人 嫉妒(蛇攻): 愤怒(狼攻): 暴食(吸血鬼攻): 傲慢(恶魔攻): 主要的7攻都是人外,剧情需要或者番外的话可能会切片人类攻? 实在想看无限流里的废物美人没法自保,只能主动献身于大BOSS们的剧情,自割大腿肉满足xp。 可能写得不恐怖,但肉还是香喷喷的。
我与假千金的日日夜夜
惊弓之鸟我与假千金的日日夜夜
真千金回到家中发现假千金竟是美貌小男娘!
甜文合集
Big_A甜文合集
教练,我想写甜文。 一些甜文短篇,清水,BL、GL、BG不限
(总/攻人外)欢迎来到收藏馆
非常态输出(总/攻人外)欢迎来到收藏馆
收藏家有一个收藏屋。 这位曾经进行过一次短暂的藏品展出,里面包含了大量收容物的石膏雕塑,俱是栩栩如生且无一重复。里面似乎还用了特别的技艺,某些石膏表面还会沁出透明液体,透着馥郁的芳香,而且每种液体的香味不同。 有好事者争相沾取品尝。 据记者亲身品尝过记录,该类液体没有异味,甚至有点回甘,每种的甜度都不尽相同。但是当问及收藏者本人时,收藏家却表示石膏内部并没有在填充香膏,虽然检测过没有毒性,但是不建议过多摄入。 虽然因为该类石膏像无法在普通环境保存太久,仅仅两日便被收回存储室内不再展出。时间极为短暂,千里迢迢却没能赶上的群众只能看着拍摄的相片视频扼腕叹息,纷纷祈求收藏者再次展出。 因为请求的人数过多,原本态度强硬表示不会再展出石膏像的收藏家还是松口了,他表示,虽然本次展品不会再次展出,但是如果有新的此类展品可以再次安排观展。 群众都很表示期待新的展品。 …… 【编号:0037】 它具有同高大的男性形状无异的躯干,通体洁白,区域性地覆盖着柔软半透的羽毛。后腰处伸出三对洁白细密的羽翼,向身后延伸,被水流冲刷得微微起伏晃动。 它就这么用长着锋利指甲的手捧着被羽毛半遮半掩的胸乳,塌腰翘臀,分开腿跪在半空。露出大张的粉嫩逼口和菊穴,身前的阴茎也兴奋地翘立,圆润饱满的睾丸向上提起,仿佛就要将里面精液奋力泵出。 它的双目被耳后的羽翼遮盖,半张的唇间吐出一截细小粉红的舌尖,纯白的长发摇曳在罐中,勉强遮掩住一点赤裸的身躯。 淫态毕显却又透着几分庄严的圣洁感。 【编号:0127】 面部像是覆盖着一层墨色的脸壳,没有清晰的轮廓,只能依靠起伏判断大致对应的五官位置。 棕色的躯体上是虬结紧实的肌肉,坚硬的虫甲覆盖着,边缘处勒出绝妙的肉感。镰刀状的前肢撑着玻璃壁稳定身形, 腰腹上覆着层薄膜,向下逐渐覆盖上层叠的虫甲,再往下是节肢状的昆虫类足部。 一条圆鼓的虫尾蜷缩着翘起,顶端是一个被无形物体撑成环状的口子,甚至能看见在微微起伏的灰红内壁。 【编号:????】 ……
角徵/丞事在田
辞笙角徵/丞事在田
宫尚角×宫远徵,包含rps,高H,每章都是一发完,可单篇阅读。
【快穿】宠夫之旅(1V1)
老尼克恋人【快穿】宠夫之旅(1V1)
女尊女强,无JJ,HE,快穿切片,1V1。自割腿肉,逻辑控劝退,求轻喷。 世界背景:父权制确立之后,女性慢慢退出主导地位,沦为男子附属和生育工具。女娲娘娘感受到天下女子的怨念,降下天罚。 一夜之间,男性引以为傲的体力变弱;脚掌变小无法正常受力站稳;男性身体发育出子宫,以孕育胎儿;男子眉心出生自带守宫砂,破处时自动消失。 湛青瑶知道自己的夫郎因身体有恙,导致总是患得患失,但没想到能“病”成这样。自己脑补被嫌弃被抛弃还写成文发表了,逐渐分不清小说与现实,困在了自己的文里。不过那又有什么办法呢,自己的夫郎只能自己去宠了。 暂定: 世界一:温柔总裁青梅VS“恶毒男二”小竹马(膀胱小、失禁) 世界二:“舔狗女二”VS“炮灰哥哥”(抹布、病娇) 世界三:凤凰女VS“破产”男(低智商、男宝) 世界四:资本影后VS“替身”小生(偏执) 世界五:天才少女VS温柔哥哥(真骨科、眼盲) 世界六:武力爆棚公主VS自卑重生小公子(男小三、性瘾) 世界七:落魄世女VS娇软皇子(瘫痪、生活不能自理) ……
医妓回忆录
雨一直没下医妓回忆录
金钱和人生,该怎么选择? 沟通和肉欲,哪条路才是捷径? 一笔笔看似简单、公平的交易,却将她拉进金钱和肉欲的陷阱,不得脱身。 侮辱、欺压和奴役,每天都会发生。 人前他们是救死扶伤的黄金圣手,人后的他们,在她面前脱下了所有伪装,展现着人性的极恶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我问她:“你现在那么有钱了,离了他们也能活的很好,为什么不离开L市。” 她只是笑笑,没回答。 我说要把她的故事拿去写小说,她有些犹豫,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——除了给讲故事,她话很少。 我想起名叫《金钱陷阱》,她沉默了会儿,问我:“你听说过医妓吗?” “艺伎?艺伎回忆录那个艺伎?” “不。”她浅笑:“是医,医生的医。”

好看的网游最近更新列表